在教与学中走近汉字文化

作者:义教与幼儿教研科 来源:南海惠民桥 江燕玲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20年07月17日

汉字是历史文化的产物,它应文化的需要而产生,并在文化洪流中演变发展。同样的,学习汉字文化的学生,也是发展中的个体,在教与学的过程中,内容与方法的选择,决定了学生与汉字文化之间距离的远近。所以,观课时,我们总是会问自己和他人以下问题,并试图找到答案:

1.学生与学习内容的距离是远还是近?

《汉字里的疾病》一课,结合当下实际,以疫情为切入点,带领学生学习与“疾病”有关的汉字文化知识,学习材料的选择与学生现阶段生活热点密切相关,与学生的距离是近的。

《古今汉字中的“食”——酉》一课,其实是选择了两个汉字“卒”和“醉”,相对来说,学生对于“醉”字更加熟悉一些,反而“醉”字当中部件“卒”,尤其是“卒”所引申出来的“弃卒保車”“身先士卒”以及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当中所引用的语句“卒廷见相如”等等语料,与学生的距离更为遥远一些。关于“卒”字的学习,总共使用了17分钟的时间,在“古今汉字中的食”这个专题课当中,用时也略显长了一些,不知是否因为语料与学生有距离,所以学起来更耗时,不够高效。

2.学生与学习方式的距离是远还是近?

此次活动中,峙琳的课和懿真的课都有学生自主探究汉字的安排设计,并且后面的探究和前面的学习是一脉相承的。《汉字里的疾病》一课中,先结合古汉字形体和《说文解字》中的记叙来学习“疾”字的本义,然后结合古诗文的学习来学习“疾”字的引申义,为学生后续自主探究“病”这个字做好了铺垫。而对于“病”这个字的探究,也是安排了学生理解本义,探究引申义,以及名字中的“病”这一文化现象的探究,学生的自主学习有章可循,与学习方式的距离就近了。然而在观课过程中,我对老师提供给学生哪些学习材料比较感兴趣,峙琳没有提供,导致一段时间里,我不太清楚学生是怎样在开展自主探究的,在这个阶段,我和课堂现场的距离比较远,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。

《祖先的摇篮》一课,对“祖”字进行了随文识字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感觉有些问题的设置上,与学生距离远了一些。比如出示“示字旁”的古汉字之后,问学生“示字旁”像什么,学生说不上来,是因为这与学生生活经验是有距离的,不借助图片等工具直接猜测,是比较难的。《说文解字》当中的语料直接呈现给学生,学生感觉也不是很理解,在对答过程中,学生说“祖”就是“庙”,其实“庙”和“宗庙”还是有区别的,但他们也不是很懂。对于“祖先”的理解,我更喜欢上次微课中呈现的,“爷爷的爷爷的爷爷”这种理解方式,可能和学生的距离更为贴近一些。

《迢迢牵牛星》一课,通过解析“零”“素”等汉字,帮助学生感知织女的形象,给我的感觉是诗歌整体的韵律美感有被割裂,不够圆融,是不是人为地给在学生和诗歌之间制造了距离呢?如何更好地呈现,这是我所期待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领着学生学习汉字文化课,只有在内容与方法上都贴近学生,才能使不同阶段的学生在不同程度上走近汉字文化,达到和谐共鸣的学习效果,这是我们一直追求并将继续为之努力的。

【字体: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