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教与学中认识自己

作者:义教与幼儿教研科 来源:普陀山学校 傅雨诗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20年07月17日

《迢迢牵牛星》这堂汉字文化随文课堂的教学设计始于寒假,借助对汉字的溯源,贴近诗中的织女。当时郑老师提醒我想法可行,但是设计的教法学法不适切、不到位。继而有了修改以及这回的实践。

在这堂课的准备中,有很多可望不可即的懊恼,真是一种“盈盈一水间”却走不进去的感觉。诗歌教学是我感觉比较难的,一来诗很 “活”,不宜直译;二是诗注重诵读涵泳体悟,需要指导好朗读。没有底气地进入课堂,果然这些问题都没有解决,还出现了新问题。换个角度来看,问题的出现也是一种获得,这一次的教学实践有不足,更有收获。

收获到了对学科的认识。首先,对诗歌教学的新认识,诗歌不宜“直解”,如果真的有翻译的过程,那么译写的标准与目的都是需要明晰的,对朗读的要求也是如此。之前,我一直追求诗歌教学要达到好的沉浸式朗读,现在知道了应该帮助孩子去找到自己,发挥出他所拥有的最好的声音形态,去读出自己内心的情感体验,这样才不会千人一腔,才是陶醉式的朗读的目的——通过朗读传达出内心体会到的真情;其次,是对汉字文化内容功能定位的新认识,这是我们汉字文化教育课程的本体,有时也可作为桥梁,像在这篇诗歌的教学中,抓住“素”“零”等字形来入手,用汉字文化的营养去滋养孩子们的想象,体悟诗中的情感。

收获到了对学生的认识。首先是及时认识到学生需要的东西。课堂的后半程才发现学生还没能准确地朗读诗歌,在读准确的环节,没有对“纤”的字音错误及时发现纠正,忽略了课堂上的发生;其次,准确理解到学生想学的东西。课堂上要完成的教学是基于学生经验的适度的教学。孩子们的确都很熟悉“牛郎织女”的故事,但这首诗歌是立足于织女的感情,这种思妇的感情是距离孩子的经验比较远的,像汉代石像画可以放在激趣环节,对情感的理解还需要创设情境、充分朗读,配乐朗读可以在最后呈现;再有,认识到学生的差异,有的孩子朗读先天条件一般,那么,找准适合他的目标定位,能做到就是一种成功。学生是否有清晰的学习情感体验,要面向个体做出判断,以便针对性地给予学生帮助,其实这正是我们自然小班的优长,但没有发挥出来。

收获到对自己的认识。对这堂课,有多想把它上好,我就对自己有多不信任,这样的心态让我一走上课堂就欠缺勇气。有的时候我还是在意的太多,在意他人的评价,在意课堂的精彩,在这种还不成熟的自我心境下,课堂上就存在不成熟的状态。在课堂上帮助学生找到自己的过程,也是在帮助自己确认自我。

研讨之前,我处于面对问题的懊恼之中,经过小伙伴间的讨论、郑老师的指导、钟老师的点拨让我能更轻松地去面对,体验着这些教学问题不得解决的痛苦,已经是向前走了一步。可能这个问题现在不一定能够很好地解决,但也在改变的过程中不断地认识到自我。以后的教学,期待在更多的体验中去确认自己。       

【字体: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