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走进“包”字家族》教学反思

作者:舟山一小 姜懿真 来源: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8年04月21日

一、低年段汉字文化课关于信度问题的几点思考

1.追求信度,教师自身要养成敬惜汉字的情感。

只有深怀对汉字的崇敬和膜拜,才能不懈追求汉字本身的意义,才能让学生接受最准确的汉字文化。本课中我所讲的“包” 的本义是女子怀孕。曹老师提出质疑,“包”的本义是“胞衣”。课后,我再次确认,“包”在《说文》和《玉篇》中解释不同,《说文》:“包,象人怀妊。”《玉篇》:“包,今作胞。”后来包字多用“包裹”。此次备课,没有把“包”的本义理透彻是因为我对汉字文化查阅时还不够谨慎,降低了汉字文化的信度。

2.追求信度,要进行多方考证,并享受过程之乐。

每一个汉字背后都有一个故事,有一段文化,在汉字文化课程的实施过程中,我是一个学习者,我切实体会到汉字文化的博大精深。但正因为我是一个初探者,汉字文化积累较少,还无法准确地分辨信息的可靠性。这次汉字专题课教案的撰写,我选取的是部编本教材语文园地六里的一首儿歌作为材料。“有饭能吃饱,有水把茶泡……”,而“包”、“饱”、“炮”等字在《细说汉字》《汉字王国》里并未找到,所以我在网上查找了字理和配图,没有通过更多的渠道印证其准确性,所以课件中呈现的汉字演变图和配图在信度上依然存在问题。我想,在接下来的课程准备中,我会从书籍、词典、网络多方考证汉字文化的信度。

3.追求信度,可以引经据典。

教材中有一部分是古文古典名著的节选,这不仅可以成为我们传统文化的素材来源,还可以成为识字教学的基础。比如“袍”若放在高段教学,可以引用《论语》中的“衣敝縕袍”。

二、低年段汉字文化课关于儿童化的几点思考

1.分析学生生活经验储备、知识储备,推进有效的教学环节。

陶行知说过:没有生活做中心的教育是死教育。本堂课,有三个小环节让学生联系生活,然而学生反应相差甚大。当让学生说说生活中你见过泡什么时,学生明显兴趣十足,答案差强人意。因为这个问题与学生生活贴近,与他们的认知相近,激起他们内心学习的兴趣,学生乐于说,乐于学。而另外两次让学生说说生活中见过的带“衤”、“饣”的字,因为低年级学生汉字积累量不多,没有旧知可提取,学生回答兴趣不高,答案也不着边际,效果事倍功半。所以备课不仅备教材,备学生同样重要。对照目标,分析学生生活经验储备、知识储备,站在学生的角度思考,从他们了解的地方下手,设计课堂,学生接受相对容易,他们对课堂的兴趣也会较浓厚。

2.分析儿童认知思维特点,兴趣和爱好,创设多样的课堂形式。

    低年级的学生比较注重直观的、形象的知识,对抽象的知识理解困难。这节课的教学重难点是领会形声字声旁也可以表义的特点,我对这一难点的突破的方法是通过观察图片猜测意思并发现规律,接着通过反复重现加强印象。我觉得在教学设计上应该再直观化,比如实物观察,观看视频。

兴趣和爱好是指导学生学习,激发学生学习动机的有效推手。低年段的学生喜欢听故事、念儿歌、做游戏。在本课的拓展识字环节,我让学生仿编儿歌,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,同时大部分学生很快掌握了拓展的四个字。但纵观整节课,形式不够多样,希望下次的课堂可以有所不同。

【字体: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